高度近视能做手术吗|北京德视佳

       高度近视能做手术吗?对于很多高度近视患者,在检查条件之后发现无法做激光手术,所以不得不选择寻求其他的近视矫正手术,而icl晶体植入针对高度近视,则有好的手术方案,所以高度近视可以做手术,可以寻找icl矫正度数,接下来的文章为icl的调查报告,可做参考。

      某大型研究中心表示:隐形晶体ICL植入手术在手术近视,尤其是高度屈光不正方面,略胜准分子手术一筹。
      美国研究院对800只眼进行了ICL及LASIK的对比试验,19名手术医生对其中位于14个研究点的121名患者,共计210只眼,进行了ICL植入手术;11名手术医生在Davis Duehr眼科机构对其中358名患者,559只眼进行了LASIK手术。患者们的术前屈光度数在近视800~1200度之间,同时将近视910度以下的人分在LASIK组,980度以上的人分在ICL组,患者的平均年龄分别为38.8及36.3岁。
 
       研究院兼合著者John Vukich医生称,他们没有进行随机分配,但一系列患者评估结果表明,多个LASIK中心的手术医生都期望高度近视患者好有相似性以稳定研究范围。 “我们在术后的每个测量点上,就矫正视力的质量、术后视力回退、剩余屈光不正等方面而言,ICL手术相比之下为顺利或具有优越性。”Vukich医生说。
 
      在对每个术后6个月患者进行检查后发现,ICL的效果好于LASIK。事实上,所有患者的术前裸眼视力都低于0.1。术后在各个时间点上与LASIK患者组对比,多的ICL患者裸眼视力达到了1.0。同样的,从全局范围看,各个时间点上的ICL术后患者裸视力也矫正好。
 
     术后一周到一年的检查数据显示,ICL术后患者的佳矫正视力也相对好。ICL术后患者在术后1周至6个月的视力检查中,其佳矫正视力的提升(2行以上)要比LASIK好得多。
 
       在对所有患者进行术后一周至一年的视力跟踪后,ICL晶体植入术的结果达到了预期。同样的,ICL术后患者的屈光稳定性也相对较好。ICL术后患者的屈光不正率稳定了一个月,但LASIK课题组通过1年的跟踪检查后发现,该情况逐渐减少。
 
       在此期间,仅1名ICL术后患者需要进行两周后的2次手术来重新固定晶体,无人需要晶体移除或替换,人眼自然晶体也无发生临床意义上的混浊现象。在这些进行ICL植入术的210只眼中,9只眼(4.3%)需进行二次手术(LASIK),2只眼(1%)需进行散光角膜切除术。
 
        Vukich医生说,ICL术后患者偶尔会发生早期眼压过高。没有发生青光眼或其他长期并发症现象。LASIK的并发症远比其普遍,559只眼的LASIK术后患者,其中128只眼在术后一年的随访中接受了激光优化。另一些并发症表现为弥漫性表层角膜炎(3.0%)及角膜瓣条纹(3.0%)。
 
       Vukich医生说,对于高度近视患者来说,ICL所带来的优势可能高于LASIK,包括组织破坏少,大程度地保持角膜结构的完整性等。同时,可逆性也是ICL的另一个优势所在。 他指出,当LASIK手术作为商业准分子激光手术其允许范围在美国高已达近视1400度,但该手术对于近视超过700度的患者来说是不可能行得通的,因为在矫正过程中太多的角膜基质层被破坏。
 
       早在上世纪90年代,ICL在欧洲以或批准。早期的设计引起了关注,包括是否会引发白内障,但其中仅V4的设计由于消除了这些问题,而获得准许。相对于早期的晶体模型来说,V4人工晶体增加了的拱形和空隙设计。V4晶体与人眼自然晶体轮廓相匹配,但不与之贴住。
 
       “这样晶体植入式的解剖分离效果惊人,减少了白内障发生的机率!” Vukich医生说。
在美国的诊所已进行了三年的试验,发生白内障的概率为0.9%。这些并发症会在白内障手术时补救,因而实际益处远高于并发症不易弥补的LASIK手术,他指出。
 
      Vukich医生预测所有的手术医生将会考虑对800度以上的近视患者施行ICL手术,包括那些角膜不规则或其他原因不能做LASIK手术的患者。当手术医生们有了经验,他们可能向低度范围的近视患者推荐该手术。300-800度的ICL手术近视手术可行性研究也正在评估当中。
 
       “在一定程度上,800-1200度之间的近视,不必做激光手术了!”美国白内障及屈光手术协会前任会长 Marguerite McDonald医生说。
 
       她认为,手术医生对于800-1200度的近视手术方式将从激光转移到ICL。有些手术医生甚至会对度数低的近视患者采取晶体植入的方式手术。但对于所有手术医生来说,LASIK手术在手术低度近视方面还是获得了难以置信的成功。Marguerite McDonald医生警言,如果该手术遍布欧洲的话,会有一个额外的潜在因素存在,那就是可能发生白内障或眼内炎,但概率极低。那些觉得这么做会让眼前房或后房感到舒适的白内障手术甚至可能会对近视300或400度的眼睛采取ICL手术,尤其是如果他们觉得角膜激光手术不舒服的话。
 
        McDonald医生指出,高度近视感到他们“视觉弱”是因为没有眼镜的话他们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因此即使ICL手术有一定的侵入性,他们仍能欣喜地接受。

  北京德视佳眼科德视佳眼科集团在中国的第二家眼科激光手术机构,北京德视佳眼科的目标就是-"让您的生活不再需要眼镜"。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不断探索各种屈光不正矫正技术,从激光手术到晶体手术,从普通激光手术到飞秒激光手术,从晶体植入术到晶体置换术,我们可以解决所有近视、远视、散光、老花以及白内障人群的"摘镜"需求。

  北京德视佳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城坊街2号楼金融街购物中心三层319单元。

如果您还有什么疑问,可以点击下方按钮在线咨询。

门店预约 在线咨询

你可能还关心

晶体和激光手术医生

约根森博士 Dr. Jørn S. Jørgensen

约根森博士
Dr. Jørn S. Jørgensen

德视佳眼科集团创始人
欧洲眼科医生导师
拥有35年眼科从业经历

了解更多
安德烈•彼德鲁尼教授 Dr. Andriy Petrunya

安德烈•彼德鲁尼教授
Dr. Andriy Petrunya

拥有32年眼科临床经验
美国白内障屈光手术协会
国际屈光手术协会(ISRS)
26项发明专利[青光眼手术/葡萄膜炎/斜视/黄斑变性/结膜炎/视网膜病

了解更多
格格欧蕾莎医生 Dr. OLESIA ZIIATDINOVA

欧蕾莎医生
Dr.Olesia Ziiatdinova

白内障和屈光外科医生
拥有两项眼科手术专利

了解更多
柯诺驰教授 Dr.Michael Knorz

柯诺驰教授
Dr.Michael Knorz

连续五次收录福克斯年度医生
国际屈光外科学会(ISRS)会员
南非白内障与屈光外科学会基辛格纪念奖

了解更多
格兰·赫尔加森博士Dr. Göran Helgason

赫尔加森博士
Dr.Göran Helgason

拥有35年眼科临床经验
瑞典和欧洲科学委员会顾问
国际眼科组织的成员
多焦点晶体,ICL晶体植入(手术高度近视),激光和白内障手术的医生经验

了解更多

蔡司X德视佳双认证全飞秒激光手术医生

贺纯纯 博士 Dr. Emily He

贺纯纯 博士
Dr. Emily He

同仁医院眼科博士
北京德视佳医疗副总监、主诊医生

了解更多
钟潇健 医学博士 Dr. Mike Zhong

钟潇健 医学博士
Dr. Mike Zhong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博士(眼科学)
德视佳眼科集团主诊医生

了解更多
莱瑞莎医生 S.K. Larysa

莱瑞莎医生
Dr.S.K. Larysa

毕业于卢甘斯克州立医科大学
乌克兰眼科协会会员
曾参与瑞士SOE AAO会议
视网膜诊断,屈光手术方案制定(包含:近视,散光,白内障,老花),Yag手术等...

了解更多
姚文琴 医生 Dr. Ellen Yao

姚文琴 医生
Dr. Ellen Yao

德视佳眼科全飞秒手术医生
上海手术机构屈光医生

了解更多
周丽娜 主诊医师 Dr. Lina Zhou

周丽娜 主诊医师
Dr. Lina Zhou

蔡司全飞秒手术认证医师
北京华贸中心德视佳眼科主诊医师

了解更多

标签

老花  | icl晶体  | 老花眼  | 德视佳  | 激光手术  | 晶体手术  | 矫正老花眼  | 近视  | 老花眼手术  | 眼科医生  | 散光  | icl  | Euroeyes  | 隐形眼镜  | 德视佳眼科  | 安德烈·彼得鲁尼教授  | 老花眼晶体手术  | 高度近视  | 德视佳眼科医生  | 近视手术  | ICL手术  | 约根森博士  | 白内障  | 德国蔡司三焦晶体  | 近视眼手术  | 眼睛散光  | 激光矫正  | 准分子激光手术  | 飞秒激光近视眼手术  | 远视眼  | 全飞秒激光矫正近视手术  | ICL晶体植入术  | 全飞秒激光  | 高度近视怎么办  | 高度近视做手术  | 近视眼激光手术  | 全飞秒激光手术  | 高度近视手术  | ICL晶体植入手术  | 远视矫正手术  |

德视佳荣誉

德视佳荣誉

德视佳荣誉

在线预约

订阅我们的新闻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461号

扫一扫,关注官方公众号